The Truth of Tibetan Buddhism

简体 | 正體 | EN | GE | FR | SP | BG | RUS | JP | VN 西藏密宗真相 首頁 | 訪客留言 | 用戶登錄 | 用户登出

über die Dalai Lamas

佛教未傳入西藏之前,西藏當地已有民間信仰的“苯教”流傳,作法事供養鬼神、祈求降福之類,是西藏本有的民間信仰。

到了唐代藏王松贊干布引進所謂的“佛教”,也就是天竺密教時期的坦特羅佛教──左道密宗──成為西藏正式的國教;為了適應民情,把原有的“苯教”民間鬼神信仰融入藏傳“佛教”中,從此變質的藏傳“佛教”益發邪謬而不單只有左道密宗的雙身法,也就是男女雙修。由後來的阿底峽傳入西藏的“佛教”,雖未公然弘傳雙身法,但也一樣有暗中弘傳。

但是前弘期的蓮花生已正式把印度教性力派的“双身修法”帶進西藏,融入密教中公然弘傳,因此所謂的“藏傳佛教”已完全脱離佛教的法義,甚至最基本的佛教表相也都背離了,所以“藏傳佛教”正確的名稱應該是“喇嘛教”也就是──左道密宗融合了西藏民間信仰──已經不算是佛教了。

   
                  揭發藏密喇嘛活佛「轉世化身」自欺欺人內幕(3)

揭發藏密喇嘛活佛「轉世化身」自欺欺人內幕(3)


十四世達賴靈童真身的確認

    十三世達賴轉世靈童的尋訪認定是最為複雜的,而十四世達賴的尋訪認定則要簡單得多,這其中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是因為十四世達賴轉世靈童是遠在青海省湟中縣 南20公里的祁家川尋訪到的,十三世達賴靈童卻是在西藏本土轉世,而且又在拉薩附近,噶廈地方政府,三大寺隨時可以派人暗訪或多次審核,但尋訪十四世達賴 時要這麼做恐怕就困難得多。

    十三世達賴土登嘉措圓寂後,藏族群眾對他的哀悼就開始了。在哀悼期間,男男女女沒有一個穿新衣服的。男人們把左耳上表明身份地位的長耳墜取了下來。婦女們 卸掉了她們的裝飾品,如頭飾、帶在胸前的噶烏(護身盒)等等。傳統的藏戲演出被禁止了,男女歌舞也禁止了,甚至幹活時也不許唱歌。人們只穿各種顏色的舊衣 服。拉薩的房屋都是平頂的平房或樓房,這時每家都要在各自的房頂上點起一排酥油燈,至於拉薩的大喇嘛們則在十三世達賴的遺體前不停地進行祭祀。撰寫靈童盡 快轉世的祈禱文,並把它巧加裝飾,分發給各個寺廟。

    十三世達賴的遺體先用香料塗過,然後不時地用鹽水塗抹。來遺體前獻祭品的不僅有喇嘛和官員,還有許多平民百姓。他們獻祭品時,眼睛裡充滿了眼淚,心中充滿 了痛苦,人人都哭喊著請他盡快轉世,回轉人間。對達賴的哀悼一般要延續7個星期,但藏族群眾對十三世達賴的哀悼,只進行了4個星期就結束了。據說這樣倉促 地終止哀悼是個好兆頭,有利於轉世真神盡快到來。達賴圓寂後兩個月,噶廈地方政府任命熱振寺的堪布熱振活佛擔任了攝政王。這位年輕的攝政王此時才23歲。

    據《十三世達賴傳》記載,噶廈地方政府和三大寺的代表開了一次重要的會議,商議為十三世達賴修建一座靈塔。因十三世達賴的政教業績和聲望都可與五世達賴相 媲美。按照習慣,每個達賴都要為建造自己的靈塔籌備資金。十三世達賴幾乎比以前所有的達賴都活得長,也比他們任何一位統治的時間長。因此,他所聚集的財富 相當可觀。據藏文史料記載,他的寶庫中放滿了取之不盡的金銀、絲綢和各色珠寶,像天宮的寶庫一樣,其中有藏族群眾大量的捐贈。因此,所有的官員一致同意用 金子來為他建造一座靈塔,而且要和五世達賴的靈塔一樣大。
              
    布達拉宮的頂上,是一些寶塔式金光閃閃的殿堂,殿堂裡設有靈塔,靈塔內放置著香料處理過的歷代達賴們的遺體。十三世達賴的靈塔在北面,純銀結構,表面上覆 蓋著一層精工細做的金箔,裝飾著瑪瑙鼻煙盒,一串串的琥珀和珍珠、綠松石頭飾、護身符盒、石英、珊瑚和其他貴重的寶石。靈塔的台座四周是階梯形的,上面放 置著更為貴重的東西:蒙古和漢地一些大寺院以及拉薩顯貴世家送的禮物。其中有金器皿、很多銀碗和酥油燈,一些巧奪天工的景泰藍製品,罕見的瓷器和花瓶,精 心編製的金屬製品和玻璃框裡栽著的奇形怪狀的植物。靈塔的一面牆上是各式各樣的佛像,神龕中放滿了經書,而靈塔的前面許許多多的大小酥油幾乎長明不滅,以 紀念這位政教領袖。

    達賴喜愛的動物,還像以前一樣養在布達拉宮西面拉薩河北岸的羅布林卡林園裡,其中有牡鹿、雉、斑文雁、婆羅門鴨、黑而兇猛的藏狗等等。它們好像都在等待著 這位活佛的歸來。羅布林卡的各個殿堂,都保持著清潔。他的轉經筒、手鈴和金剛杵等法器,仍放在一張小桌上。桌上還依舊放著十三世達賴的茶杯和一缽水果,好 像他隨時都可能歸來。一個活佛已經圓寂升天,而另一個活佛班禪又遠在青海。人們一個勁地進行禱告,因為他們真心實意地相信禱告的效力,相信達賴轉世靈童很 快就會被找見並回到他們中間。

    實際上就在十三世達賴圓寂後的第一年,噶廈地方政府就派三路人馬按乃窮活佛降神時,把一條白哈達朝著太陽升起的方向投去的神示,在藏東的方向一連奔波了兩 年,但尋訪毫無結果。後來經過攝政王熱振活佛觀看聖湖顯影,另外三個尋訪小組中的一組,才在青海湟中找到轉世靈童。小靈童乳名拉木登珠,出生在一戶農民家 庭。父親叫祁卻才仁,母親叫德吉才讓,大哥叫土登居美諾布,二哥叫嘉樂頓珠,三哥叫羅桑三木旦,小靈童是老四,他有一個弟弟是阿里活佛,一個姐姐叫才仁卓 瑪。他另外還有一個妹妹。小靈童被最後認定為達賴轉世靈童後,他讓全家都跟隨他到了西藏,噶廈地方政府按照舊規也撥給他家許多封建莊園和農奴,於是小靈童 一家也成了西藏的大貴族,民間一般稱為「達拉」。

    當格桑大活佛率領的尋訪隊伍對小靈童進行反覆驗證之後,這批喇嘛終於認定這個小孩便是他們要尋找的達賴轉世靈童。隨後他們向西藏噶廈政府發了一封密報。大 約在1938年的夏天,西藏地方政府給了格桑活佛答覆,叫他把那個小孩帶到拉薩,以進一步察驗。找到靈童以後,格桑活佛等人向青海省政府要求,迎回西藏 「供養」,但遭到了馬步芳的拒絕。從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的檔案記載看,在靈童確定之後,西藏最初是想秘密地將這位靈童迎回西藏。這份檔案說:「新達賴行將 秘密返藏。西藏拉薩當局於上年派高僧喇嘛格桑、克邁賽、索安旺德等來青尋訪達賴,歷時半載,於塔爾寺附近漢族趙某家中找出。據拉(護法神)占卜及去歲班禪 太(大)師之探訪,確證系再生之達賴。故來青之高僧等,即負責供給一切。惟恐將來迎返時發生阻礙,故至今嚴守秘密,以便今夏秘密迎請返藏……」

    但是青海省主席馬步芳終於獲得了這一消息,格桑活佛只得向青海政府公開提出了迎請靈童的要求。但馬步芳仍然遲遲不給答覆。這位青海省主席為什麼要這樣做 呢?據目前所知的材料,說法是很不相同的。從《十三世達賴圓寂致祭和十四世達賴轉世坐床檔案選編》提供的許多鮮為人知的檔案看,當時的情況是比較複雜的。 當馬步芳獲得尋訪人員將密迎靈童回西藏的情報後,於1938年6月5日,給當時的行政院院長孔祥熙去了一封密函,內稱:「近聞新達賴將有秘密返藏事情,殊 屬不合,亟應嚴密注意,並婉勸尋訪人員將經過情形呈報政府,聽候核辦。在未經呈報辦理各項手續以前,嚴防其秘密迎往西藏,以免意外。」

    國民黨政府得知這一消息後,根據清政府的傳統,命令蒙藏委員會迅速與西藏地方政府取得聯繫,商談靈童掣簽的有關事宜。1938年12月18日,經噶廈地方 政府同意,西藏駐南京辦事處向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發出了噶廈接受中央所定達賴轉世掣簽辦法的電文。但是馬步芳仍然一再拖延靈童啟程的時期。攝政王熱振 活佛只好親自出面給吳忠信去了一封急電,電文如下:
     吳委員長勳鑒:

       祭密。關於西寧靈兒,前承中央電令馬主席催促紀倉佛立即送藏;並奉鈞會電令,該靈兒今年內定可啟程入藏,此事決能辦到,無庸注念各節,欣感奚如。惟近據馬 主席轉來塔爾寺僧民妄稱欲將未簽定之靈兒先要就地定妥,又稱要照七輩達賴,行種種支離荒誕措詞推諉;馬亦藉故遷延,至今尚未啟程。現藏歷新年已過,若再如 此,則對各護法所示達賴本身大有災殃之懺語,尚不知出何不祥之事,則誰負其咎?事關重大,請中央派員立即飛青,速將靈童督促送藏,至感至禱。特此電陳,敬 候示復。
              西藏攝政、司倫、噶廈公叩。

    正是在這一重要的關頭,當時任中央政府首腦的蔣介石開始出面干預此事,他親自電令馬步芳速護送靈童入藏,至此,這場迎請靈童糾紛案才得以解決。1937年 6月,國民政府再次致電馬步芳,令其派兵護送靈童入藏,並撥給靈童護送費10萬元,馬步芳這才派了一營騎兵,由師長馬源海率領,護送靈童啟程。這一年正好 是1937年的7月。3個月以後,四位尋訪活佛,偕同他們的傭人、商隊、靈童以及他的全家,浩浩蕩蕩地抵達了離拉薩還有10天路程的那曲藏北草原。在那 裡,他們受到一個噶倫和一些官員的迎接,他們還帶來了達賴的轎子。在那曲鎮一個精心搭起的大帳篷裡,這個小孩被引上了一個臨時的金座,那位噶倫在他面前磕 了三個長頭,呈上了攝政王熱振活佛的一封信。

    10月初的一天,靈童和隨行人員到達拉薩,西藏